<table id="mf5gm"><meter id="mf5gm"></meter></table><var id="mf5gm"></var>
  1. <sub id="mf5gm"><var id="mf5gm"><label id="mf5gm"></label></var></sub>
      <table id="mf5gm"></table>

    1. <var id="mf5gm"><label id="mf5gm"></label></var>
      蔬菜 >>
       
      位置:農村致富經 >> 蔬菜 >> 蔬菜種植視頻 >> 瀏覽文章

      [致富經]陳學亮:小伙老漢對著干 一年收入2000萬

      2017年10月13日 來源:CCTV7 作者:致富經
      內容摘要:豐收時節的大美新疆,有紫溜溜的葡萄、紅彤彤的蕃茄、火辣辣的辣椒,那叫一個喜人好看。而就在天山腳下,還有一片金燦燦的財富。就是為了這金色的財富,一個叫陳學亮的人簡直是操碎了心,這全都是因為他的對手們可不好惹,但就是因為這些不好惹的對手,陳學亮今年卯足了勁,帶著150號人,創下了2000萬的財富。
       

      [致富經]陳學亮:小伙老漢對著干 一年收入2000萬  視頻來自:CCTV農廣天地

      [致富經]小伙老漢對著干 一年干出2000萬 20171012

      他的粉絲有很多,他的對頭也不少。一邊壯小伙兒,一邊倔老漢,豐收時節對著干,一年干出2000萬!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碩縣乃仁克爾鄉

      喬龍巴特和他的家人今天要給羊洗澡。

      他們把羊趕過這個水溝,水溝里有祛除螨蟲的藥水,羊游過去,就算是洗澡除螨。羊一年要洗兩次澡,可羊兒們看上去似乎并不喜歡這樣的洗澡方式。

      他叫陳學亮,今天來買羊,他從縣城大老遠過來,就是因為喬龍巴特的羊不一般。

      這種羊叫巴音布魯克羊,是新疆本地品種,主要特點是大部分羊的頭頸部為黑色,其他部位為白色。巴音布魯克羊的口感肉質都很好,可是這幾年養殖的人越來越少,而這都是羊的屁股惹得禍。

      記者:黑頭羊。

      陳學亮:看,這么小的羊就有多大一個尾巴,你捏捏。

      記者:手感太好了。這個好有趣啊。

      陳學亮:我們這種巴音布魯克羊一般情況下,宰下來大一點能到20多公斤,小一點的只有十幾公斤,出肉。

      記者:出肉低,這還有這么大一塊肥肉。

      陳學亮:還包括這么大一塊肥肉,就是一整塊的大肥肉。

      記者:等它長大之后這塊肉有多少。

      陳學亮:絕對有兩公斤。

      記者:兩公斤,四斤肉。

      陳學亮:如果在你們城里把它分割開來賣,沒人要這個尾巴,那么進這個肉的批發商就面臨虧損100多元錢,2公斤的肉,一個羊虧損100多元錢很厲害的。記者:對,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羊。

      陳學亮:所以說它效益不好。

      既然這種羊的效益不好,陳學亮為啥還要養呢?陳學亮告訴記者,別人養可能不賺錢,但是他養就一定賺錢。陳學亮為啥敢這么說?

      今天,陳學亮帶著記者去看他的寶貝,他告訴記者,有了這些寶貝,養羊就能賺錢。

      等我們到了目的地,卻早有不速之客在那里。

      陳學亮:你是這打捆的老板嗎?我不讓老孫賣草,不讓老孫賣草,你讓他給草打掉了?

      買買提:早就賣上了。

      陳學亮:你啥時候把錢給他的?

      買買提:一個月了。

      陳學亮:一個月了。

      他叫買買提,是草料收購商,這塊地的谷草已經被他買走了。

      陳學亮:他55元一畝地賣的。

      買買提:55元一畝地。

      谷草,就是谷子收割谷穗之后,剩下的秸稈等莖葉部分的通稱。

      這塊地是陳學亮種植合作社一個社員的,早在幾個月前,陳學亮就和所有社員打過招呼,谷子收割之后,地里的谷草不能賣,可這塊地的種植戶還是偷偷賣掉了。

      陳學亮:這些家伙,真的,給他們說了這草不賣不賣,結果他們都賣了,又偷偷摸摸打了捆就賣了。

      陳學亮又氣又急,如果當初自己不種谷子,現在也不會操這么多心。陳學亮是新疆和碩本地人,2011年,河北省張家口市的援疆干部在和碩縣推廣種植張家口市農科院的張雜谷,當時還是做農資公司的陳學亮覺得是個機會,就承接下來搞合作社種植。谷子由社員種植,陳學亮統一回收。幾年下來,合作社種植面積從500畝擴大到1萬3千畝,社員從幾戶擴大到150多戶。地大了,人多了,就不好管理了。就拿谷草來說,陳學亮一打聽,已經有好幾戶社員都私下把谷草賣了。

      陳學亮:讓你不要賣不要賣這個草,你咋硬是把草賣掉了。

      社員:今年草好價錢啊,不賣干啥呢,留著我們沒用。

      孫明國:收割機等著要錢呢。

      陳學亮:你問題是這草后面可能賣的價格更好。你們現在,就去年賣便宜了你們覺得虧了是吧。

      孫明國:我們今年也可以。

      他叫孫明國,今年48歲,就是這塊地的種植戶。

      記者:您這鞋是手工做的嗎?

      孫明國:手工做的,老百姓穿這個鞋多。

      記者:誰給您做的?

      孫明國:老婆子自己做的。

      記者:老婆做的。真好,舒服吧?

      孫明國:可以,舒服,挺舒服。今年草的價錢好,草的價錢好,趕緊賣掉以后把收割機的錢給掉,人家急著要走。

      今年的谷草價格高,老孫和幾個種植戶就趕忙把草賣了。

      記者:明年能不能聽他的?

      孫明國:等明年了,等到明年再說了。

      記者:再說了。

      陳學亮:既愛又恨,他每年能打500多公斤,愿意種谷子的人就越來越多,因為賺錢嘛,但是在有些新東西的推廣各方面來說,他老是站在比較保守的那一面。

       

      老孫是把種地好手,幾乎年年是社里的畝產冠軍,可同時,老孫根本不聽合作社負責人陳學亮的指揮,自己想干啥就干啥。私自賣掉谷草的都是像老孫這樣年齡較大的人,反而合作社里的年輕人都很聽陳學亮的話。

      記者:你的谷草賣沒賣?

      劉亞民:沒有。

      小站:我們沒這個想法,因為陳總提前說好了。

      記者:你賣了嗎?

      趙恒:我沒賣,這就是我的地。

      合作社的種植戶有一百五十多戶,很明顯地分成了新老兩派,這兩派人今年更是較上了勁。

      記者:你們的優勢是啥?

      農戶:我們畢竟比他們能干。

      孫明國:他們年輕人還是有魄力,說實話有魄力,有膽量。

      記者:你們的優勢是啥呢?

      孫明國:我們的優勢就是,總的說,產量比他們稍微高一點。

      說到種地,還是老孫他們經驗豐富。陳學亮心里也明白,老孫這樣的老一輩心里不服他這個80后,就像今年春天播種(三聲)的時候,陳學亮大力倡導社員們使用新的播種機,可老孫那些老一派就是不用。

      新的播種機能夠做到精確播種,一畝地只用180克種子,而老式的播種機一畝地至少要用300克種子。

      陳學亮:以往的種子是那種挖的,它也不知道挖多少,挖的多就挖一二十粒,挖的少挖5,6粒,但是我們現在這種就是三個眼,在吸盤上面,當它路過谷子的時候就把三個谷子吸在上面。

      記者:就是一穴里只放三個種子。

      陳學亮:只放三個種子。

      記者:之前老式的播種機呢?

      陳學亮:有些時候二三十個,如果中間再一停,里面下去一把的事情都有。

      陳學亮花錢賣新播種機就是為了能讓社員們省下種子錢,可是以老孫為代表的老一派怕種子少,不出苗,就是不用。

      孫明國:我們是用300克,我覺得老式播種機用的還是放心一些。它用種子多,出苗就多。

      農戶:有錢買種,沒錢買苗。

      除了不用新式播種機,老孫他們在今年種植谷子的品種上也不聽陳學亮的話。

      以前合作社都是種植張雜谷5號,今年陳學亮倡導社員們種新品種13號,因為他覺得這個新品種口感更好,市場價會賣得更高??衫蠈O他們說沒種過新品種,怕產量低,就是不種。

      記者:為啥他跟你說種13號這么好那么好,你就是不種呢?

      孫明國:我不相信啊,我說那年我種的是5號,產量可以。

      記者:今年還種5號。

      合作社里年齡稍大的都種了老品種,而年輕人都種了新品種。陳學亮堅信新品種更有市場競爭力,為了說服老一派,陳學亮就和老孫他們約定,如果年輕人這邊的畝產高于老一輩人,那么老孫他們不僅要買羊請客,以后還要聽陳學亮的話,反過來,如果今年陳學亮他們輸了,那么老孫他們以后可以繼續按自己的想法干。

      今年的1萬3千畝地基本都收割完了,種植老品種的老孫畝產最高是550公斤,而種植新品種的,目前最高的畝產只有480公斤。陳學亮想要贏老孫,希望都落在了最后一塊沒有收割的地上。

      陳學亮:但愿這塊地能夠超過老孫,如果超過了老孫,那么明年在推廣一些新產品新技術上面,對付這幫老頑固就更有信心了。這是我今年最后的希望。

      記者:沉甸甸的。

      陳學亮:對,你捏捏這谷穗很結實。

      記者:這是你今年最后的希望。

      陳學亮:對。

      記者:你預測一下這個畝產能達到多少,按這個狀況來說的話。

      陳學亮:我估計想超過老孫還是比較困難。但是也能達到個478,480公斤吧。

      陳學亮覺得形勢不容樂觀,跟老孫他們的比賽,結果很可能就是自己買羊請客。

      這邊的畝產比賽還沒個結果的時候,陳學亮又要操心了。原來,社里幾個年輕的種植大戶要去和農機手談判,非要帶著陳學亮一起。

      農戶:我還給他找了800畝地呢。

      陳學亮:運費的事情,你們商量這個事情。

      農戶:錢賺了還要把你們的運費給你付,我們從來也沒聽過這樣的事情。你們說對不對,哪有說老百姓過來讓你們收割東西,賺了我們的錢,還要讓我們把你的運費再給你們。我從來沒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農機手:當時我們是不會過來的,你們不答應這個事我們不過來。陳總打過幾次電話,我們說太遠了,我們現在割麥子的。

      原來,這個農機手當初從伊犁過來,說路不好走,收割機開不過來,必須用車拉,這1萬5千元的運費需要合作社承擔,社員們本來答應了,可過幾天另一隊農機手也從伊犁過來收割,他們是把收割機直接開過來的,不需要運費,這一下,社員們心里不平衡了,就帶著陳學亮找農機手理論。

      記者:他們說有另外一輛車人家能自己開過來。

      農機手:能自己開過來,人家能開過來,我們開不過來。

      農戶:咋能開不過來,都是一個地方的。

      農機手:一個地方的,人家膽大,我們膽小。

      農戶:走著同樣的路。

      農機手:說實話。你現在就是把運費給我,讓我開上走我也不去。我寧可不要運費我也不開上去。

      農戶:現在也是他畢竟賺了我們那么多錢,4000畝地差不多夠了。

      記者:4000畝地他們能賺多少錢。

      農戶:4000畝地,現在我們是60元一畝,4000畝地的話24萬。

      記者:賺走24萬了。

      農戶:還要拿1萬5千元的運費。

      農機手:他們割了才3000多畝地。這個割完3000多一點。

      記者:又給你找了800畝嗎?

      農機手:800畝現在是,人家還訂下機子了,還有別的機子要來。

      陳學亮:我們定了,就不讓他們來。

      記者:那你們現在能保證讓人家多割點地嗎?

      農戶:他要不走的話肯定能保證。

      記者:如果你這個地能多割,那運費你還要嗎?

      農戶:如果割個四五千畝就不要。

      最后,社員們保證這隊農機手能割夠4000畝地,合作社就不再承擔運費了。

      農機手:那反正保證我的800畝地要,但是我的車不能停,車停著等著,那我不干。

       

      記者:就連著,連上,跟這片地連上,就不要運費了。

      陳學亮:這個可以。

      記者:行嗎?大家都滿意嗎?

      農戶:行。好。

      陳學亮:肯定還得讓你割,這話我說的對不對。

      農機手:對。

      陳學亮:這樣對,那就行,那就再不說了這個事情,那就到這。行了啊。

      這頭剛談判成功,陳學亮又馬不停蹄地趕去催工,因為這事關今年的財富大計。

      陳學亮:還有多少天能完,我都急得不行, 你看這到處都是糧食。

      陳學亮的加工廠正在安裝新的碾米生產線,可是因為種種原因工期延誤了十多天,這邊收割好的谷子等著加工,陳學亮急得不得了。

      谷子,古代稱之為稷或者是粟,現代人一般稱之為小米。

      從地里的谷子到餐桌的小米,要經過播種,收割,清選,去殼,拋光等一系列過程。

      今年這套新的碾米設備花了400萬,陳學亮之所以下這么大的本,是因為他相信,這套設備加工出來的小米,價格能提高三分之一。

      陳學亮:首先第一步是脫去大殼,就是像現在這堆谷子,它通過摩擦,它相互之間的摩擦,把這個大殼,看,看出來了嗎?

      記者:白色的是殼,黃的是小米。

      陳學亮:這里面黃色的是小米。

      之前的碾米設備,通過摩擦把谷子去殼拋光,這個過程溫度都會超過40度,這個時候小米里的微量元素就會隨著油脂的滲出而流失一部分。

      而這套新設備能做到在碾米的時候保持低溫,油脂不會隨著溫度升高而滲出,很多微量元素就留在了小米里。陳學亮打算等今年的小米加工出來之后去做檢測,如果各項指標按他的預想那樣,他的小米價格將會提高三分之一。

      把小米的價格提高三分之一,這么好的事情,陳學亮之前想都不敢想,而他之所以要這么做,完全是被逼出來的。

      就在2015年,陳學亮跟社員簽定合同,收購谷子的保底價是4元錢一公斤,按照之前幾年的市場價,陳學亮和社員都有得賺??傻搅?月份,谷子豐收之后,小米市場價突然暴跌,一個月之內從8元錢一公斤跌到了不到5元錢一公斤,這樣一算,陳學亮如果還是按照4元一公斤收購社員們的谷子,那么他自己至少要賠200多萬。

      記者:這一年正常來說你應該計劃自己能收入多少錢。

      陳學亮:最少要收入到500萬以上吧,利潤。

      記者:本來這個帳算的特別美。

      陳學亮:我當時計算,只要小米的價格不掉到6元5角錢之內,我就能賺那么多錢。

      記者:結果什么時候開始掉價。

      陳學亮:從新米一下來就開始,止不住地往下掉。

      小米市場持續跌價的一個月,是陳學亮最難熬的一個月。那時候有人勸他,可以跟社員們商量降價收購,而且還有一部分社員沒簽合同,只是口頭協議,陳學亮完全可以不收他們的谷子。

      妻子:要是我的話,你看,如果是簽了合同的,那肯定是按照合同走,那沒簽合同的,大家可以商量一下,是不是。但是他不是那樣的人。

      記者:沒簽合同的那些占到了多少。

      陳學亮:也有百分之六七十,這里沒有第二個小米加工企業,如果我不收,就沒有別人收。

      最后,陳學亮還是按照原價4元錢一公斤收購了社員們的谷子,無論簽合同的還是沒簽合同的,都是如此。

      陳學亮:咬牙挺住,不管怎么樣,我還是按4元錢結帳,不管外面的市場降到多低,我還是堅持按4元錢給老百姓結帳。

      趙恒:就陳學亮他賠錢了,我們沒賠錢。

      夏小站:陳總都賠錢了,怎么結帳啊,最后一分不少全部都給了。

      孫明國:說到做到。

      記者:說到做到。

      孫明國:把我們的錢給結掉了,我就說可以這個人。

      陳學亮感動了社員們,可是社員們不知道,其實是他們感動了陳學亮。 原來,就在谷子降價的那一個月,所有人都擔心自己要賠錢,可是居然沒有一個農戶找到陳學亮,要求他必須按照原價收購自己的谷子。

      陳學亮:他們都知道我那年肯定要賠錢,我本來以為發現這些農民會到我那去鬧啊, 我本來想可能會是這樣,但是真的沒有,一個都沒有。按理來說,我收完別人的谷子應該給他們結帳的,就應該給他們付款,但他們沒催過我。

      記者:都知道有可能這一年的血汗錢就沒有了。

      陳學亮:對。

      記者:但是沒有一個人去催你。

      陳學亮:沒人催我。

      這樣一群淳樸善良的人啊,他們的信任深深感動了陳學亮,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辜負大家。

      那一年,陳學亮將要面臨200多萬元的損失,為了把損失降到最低,陳學亮開始在銷售上大做文章。他找到很多電商平臺,給產品換精美禮品包裝,走線上銷售,而就連谷子脫殼之后剩下的谷糠,都被他利用起來。

      陳學亮:就把它做成這種顆粒飼料,本身只能賣5角錢一公斤的谷糠,也能賣到2元多一公斤了。我們谷糠做出來的枕芯。

      記者:連枕頭都想到了。

      陳學亮:對。

      記者:這個枕頭你賣多少錢。

      陳學亮:這個枕頭我們目前在市面上零售80多元錢一對。

      記者:挺貴的。

      同時,陳學亮還引進這臺新的碾米設備,他希望通過低溫碾米技術把谷子價格提高三分之一。

      除了谷子谷糠,谷草陳學亮也不能放過。去年的谷草只有20多元一畝,今年漲到了50多元,私自賣掉谷草的老孫他們都覺得自己賺了,可陳學亮卻說他們虧了。

      記者:這個驢跟你還挺親的。

      陳學亮:對啊。

      記者:給它起個名字,叫啥,叫谷子。

      陳學亮:叫谷子,谷驢。

      今年,陳學亮建立了一個養驢場,而且他還打算建一個養羊場,讓社員們不賣谷草,就是想把谷草喂驢喂羊,這樣不僅能把產業鏈循環起來,經濟效益也比單純賣草強得多。用自己的谷草搞養殖,成本比別人低,更容易賺錢。

      今天,最后一塊地終于收割完了,果然,一計算畝產,還是照老孫還是差了一截兒。

      陳學亮:比孫哥的肯定要低一些,大概在520公斤畝產。年初我給你打的賭我又輸了,我想我們今年肯定產量比你們高。

      孫明國:你繼續輸就行了。

      記者:你覺得明年誰能輸,誰贏。

      孫明國:我明年還叫他輸。

      陳學亮:明年產量的冠軍,我獎勵2000元錢,除了產量冠軍以外,我這再放5000元賭注(額外獎勵)。

      孫明國:明年你就準備那7000元錢給我就行了。

      今年,合作社谷子產量達到5000噸,銷售額預計突破2000萬元。在我們采訪的最后一天,陳學亮愿賭服輸,請大家喝酒吃肉。

      現場:豐收了。

      王煥平:從2011年開始,張家口市援疆干部人才把第一粒張雜谷種子帶到和碩縣,2013年,陳學亮同志又帶領大家成立了專業合作社,直接帶動種植農戶150多戶,容納本地勞動力就業達到2000多人。

      天山腳下,這些善良的人們用他們的汗水澆灌這片美麗的土地,而對于陳學亮來說,較勁也好,認輸也罷,農民的笑臉才是他最大的財富。

      原文:蔬菜 > 蔬菜種植視頻:[致富經]陳學亮:小伙老漢對著干 一年收入2000萬

      網址:http://www.codymarks.com/shucaizhongzhi/201029837.html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致富經]郭橋和:賭光千萬家產后靠養泥鰍魚苗再賺千萬
      推薦文章:
      致富要有的“三只眼”
      眼光,是人們對事物性質的判斷,對事件發展前景的預測。一個人的眼光如何,往往決定著事業的...
      未來農村什么人最賺錢?在農村只有這5種人將最賺錢!
      種植養殖都是賺辛苦錢,干什么賺錢,種玉米、種水稻、種蔬菜、種果樹、搞養殖?都不是。什...
      未來十年,有機農業原來有這么多賺錢機會!
      2017年7月,中央深改小組第37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創新體制機制推進農業綠色發展的意見...
      養豬不賺錢?換個品種,年賺百萬
      近些年豬肉價格持續起伏變換,養殖戶常常的苦不堪言,許多養殖戶不得不另覓出路。下面具體...
      在農村做這十個項目,又有補貼又能賺錢
      近幾年農村出臺了很多好政策,國家更是積極扶持農業政策,支持農業向資源節約、高效生態轉...
      這10種最實在的賺錢辦法教給你,農民要看看
      賺錢是我們每個人的想要的,這10種最實在的賺錢辦法教給你,農民要看看!...
      擴展閱讀:

      [ 行業研究]近些年來,農村的養殖戶為了賺取不錯的利潤,會通過林地散養的方式養土雞,這樣不僅減少了飼料的成本,而且提高了雞肉的品質和市場競爭優勢,自然就能更快的賺到錢,那么2020年土雞價...

      [ 行業研究]趴地虎魚學名叫做沙塘鱧,在蘇南習慣叫做塘鯉魚,在蘇北有些地方則叫做虎頭鯊。沙塘鱧廣泛分布于我國長江、珠江、錢塘江、閩江等水域,是我國名貴的淡水魚種之一,因近年來捕撈過...

      [ 行業研究]桂花魚,也叫鱖魚,是我國四大優質淡水魚養殖中的一種,它的蛋白質含量極高,而且其他的微量元素也比較豐富,最重要的是熱量不高且很容易消化,深受廣大美食愛好者的喜愛?,F在養殖桂...

      [實用知識]百里香又名麝香草,從它的名字上我們就知道它一種和香料有關的植物,而且它具有極高的觀賞價值,非常適合室內盆栽,生活中也有很多人在室內養殖。那么你們知道百里香是怎么養嗎?隨...

      [ 種樹技術]毛豆時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大田經濟作物,種植面積比較廣泛,而在毛豆種植過程中,銹病的出現嚴重危害到了毛豆的正常生長。那么對毛豆銹病該怎么防治呢?隨小編一起來看看吧。1、發病...

      [施肥藥病]黃瓜在我國各地都有種植,不管是規模種植還是家庭種植,都是非常受人歡迎的。而在種植黃瓜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很多問題影響黃瓜的長勢。而其中有一種原因便是因為缺乏微量元素造...

      [種植技術]玉米在我國各地都有種植,在種植玉米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很多問題,對玉米的生長造成非常大的影響。而葉子打卷便是其中一種,玉米葉子打卷會導致玉米光合作用受阻,降低玉米的產量與...

      [實用知識]梨樹在我國分布極為廣泛,而且品種極多,很多人在種植梨樹時沒有把握哈品種,等待結果時發現品種不好,這時再重新種植費時費力,所以高接換頭技術就應運而生。這所謂的高接換頭就是...

      [種植技術]春季是蘋果樹的重要季節,這時氣溫回升,正是萬物復蘇的季節,春季管理時蘋果全年管理的基礎,只有做好了這個季節的管理,才能為全年生長發育和開花結果奠定良好基礎,達到高產、穩產...

      [政策規定]現在大多數的農村里面都有農業合作社,農業合作社可以干的事情多了去了,其實農業合作社還可以分為兩種,一是農業生產合作社,主要是從事農業生產為主的合作經濟組織;二是新時期的...

      色情网站网址